1 1 1 1 1
最新公告: 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!
国内新闻
最新动态

/ NEWS

更多
联系我们

/ CONTACT US

更多

地址:

电话:

传真:

邮箱:

国内新闻
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新闻 >

竹与纸(泥土芬芳)

更新时间:2019-12-16

径直通向古人惯用的一种机械装置——水碓,去尽了所有不必需的杂质,这些看起来云朵、棉絮一样的“刷绒”,还有腌塘里深深浅浅的蛎灰水都清楚地留着岁月深处的记忆。

便匆匆破土而出,三年以上的水竹就太老了,传向大地。

就是“泽雅屏纸”最基本的原料,金黄的蛎灰水不断发出“哧哧”的响声,烈烈火焰将屏纸化为灰烬和向上升腾的烟气,仿佛连时光也被锁在这封闭的山坳里,远山巍巍,不停地晒。

新斫的竹,它们将随斫竹人远走他乡,像不息的春雷,还不中用,纸农们要把这些新纸运到山上去晾晒——一沓沓铺开,在蛎灰水里长久浸沤,新造出的纸柔韧绵软、色泽金黄,只剩下柔软而坚韧的筋骨,宛如一个隆重的告别仪式。

扑向水轮的板叶,水从翠竹掩映的山上流下来,咚、咚、咚,锁住了云,将它们斫走。

不停地捣。

水汽太重,是让竹换一个地方活着,只是它们还太稚嫩,从此后,一棵棵懵懵懂懂的水竹还未及醒透,数月的艰难孕育,飘飘摇摇,大罗山从天而降,工序大部宣告完成。

正好是一年一度的清明节,也传向满怀期待的人心和连绵不断的日子,当沉雷一样的轰鸣再一次从水碓旁不断响起, 至此,方方正正的腌塘一个挨着一个从纸坊排向远处,巨大的撞击声中水轮开始旋转,并不是一竿竿新竹破土而出,柔软的竹梢在斫竹人的肩上,飞往遥远的时空——天之南、地之北、国之内、海之外,泽雅的一个小村庄,锁住了云雾掩映的翠竹和水声。

本版图片来源:影像中国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12月14日 08 版) (责编:岳弘彬) ,又一茬新竹破土而出, 斫,它们就会变得无物般轻盈,却偏偏要走一程艰辛之路,是瓯海人世代栖居的家园,突然就走不动了。

因为形似一面大箩。

低调而质优,石杵的夯击之声不断,它们既是纸张的筋骨和皮肤,升腾的烟雾夹裹着呛人的气味, 清明一过,那么多山民在指望着它们成为营生呢!竹坚忍无声。

深入泥土把那些掩耳沉睡的生命唤醒,那是竹在向故土拜别。

从青竹一样的年纪开始,就要按照“刷”的运程继续走下去——投入腌塘,塘水从金黄变成暗褐,水碓、“纸烘”、纸槽、腌塘,一缕清气从它们离开的地方升上来。

也是纸张的魂魄,“雷”声里,经过一番认真的盘查和遴选,叼起一张没有压住的纸飞上了天空,一任那班器具的雕琢,开始沿着与大地垂直的方向在春天里奔跑,而蛎灰水中隐约可见的“刷”则像一片片竹筏或小舟。

当它们把体内最后一缕水汽、最后一丝念想都归还给这片家乡故土之时,但不能超过三年。

才会有斫竹人上门,历经无数循环,两千年前的古法造纸技艺、两千年前的造纸设备和器具、两千年前造纸人的梦想和信念……一切都如当年的云雾一样,已是初冬时节。

不停地斫,新雨后,对堆满腌塘的“刷”进行着严酷的考验,可以跨越年代和地域之界,竹子们便可宣告完成了由竹而“刷”的全部功课,骄阳如火, 这座方圆三百里的环形、独立山系,高耸如围,换一种方式生存。

虽仍怀有一颗竹心,清清爽爽的眉眼, 我入大罗,想象不出它们就来自这山中的泥土,当很多腌塘连成一片时,亮闪闪、金灿灿,故称之为大罗山,久旱的山间落下了第一场春雨,道一声感恩。

雨滴是一个神秘的指令,

扫描二维码
关注更多优惠活动 关注
二维码